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西安新闻 >

谁说“西安必须吃下咸阳”?

2020-04-23 07:20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2019年全国各城市GDP数据相继出炉,西安排名下滑,咸阳增速回落,西咸合并话题再起,尤其是部分西安公众呼吁“吃下咸阳后西安就可以比肩成都了”。

  事实上,无论是早先2002年签订的《西安咸阳实施经济一体化协议书》,还是2018年发改委和住建部发布的《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》,官方文件始终没有明确行政层面上的“西咸合并”,这些热议基本全部来源于民间。

  不可否认,当前全国各城市间排名在“唯GDP论”的背景下,通过合并手段实现总量上升,是一个快速通道,且不乏先例,远如早年间安徽的三分巢湖,近如前年的济南合并莱芜。

  但要注意的是,两座城市的合并过程是一个复杂的“超大工程”,并非简单的纸上谈兵,西咸合并更是如此。

  坦白讲,两座城市合并,事实上也意味着人口数量的合并。据合肥市统计局披露,2010年合肥市人口494.95万人,历经三分巢湖将庐江纳入之后,这一数字在1年后增长至706.13万。济南在2018年底合并莱芜,彼时莱芜人口仅为137.6万,合并后济南人口不过860.89万。

  作为人口大市的成都,2016年代管简阳市,当年统计年鉴显示户籍人口1228.05万人,同年,被代管的简阳仅107万人。

  回看西安, 前几日朋友圈被西安晋级为特大城市的新闻刷屏,因为2018年城区人口规模就达到了586.61万,据《西安市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披露,2019年年末,全市常住人口高达1020.35万人。

  那么,咸阳人口数量如何呢?据《2018年咸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显示,年末全市常住人口436.61万人。

  一次性吃进这这么人,实属建国之后“史上最巨”,仅从人口平衡发展的诉求上看,其获批难度恐非同凡响。

  同样是省会,2010年合肥三分巢湖之时,全市人口为494.95万人,占比全省7.3%,从人口角度讲,明显无法发挥省会城市的带动引领作用。

  反观西安,从发布落户政策至今,人口已突破千万大关,2018年陕西全省人口3864万人,省会城市西安人口占比已达25.88%,高出近18.58个百分点,全省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呢?其他9座城市当中,共7座城市人口增速出现下滑。

  若西咸合并,这个占比将上升至38.81%,从全国范围来看,2017年省会城市人口数量占比全省人口比例最高的前5名分别是28.5%(青海)、30.1%(宁夏)、28.5%(吉林)、28.1%(黑龙江)和海南24.5%,真能这么搞吗?

  因此,从人口角度出发,近几年“大西安”在全省的虹吸效应已经显现,周边城市开始不断流失年轻人,或西咸合并,举全省人口之力组建“大西安”,引发区域苦乐不均,真是“大陕西”需要的吗?

  此外,若西咸合并,两座城市千万名个体对所在地长期积淀的情感归属和心理认同,亦无法被忽视,作为财经观察者,这一点不再赘述。

  莱芜市别名钢城,早年因煤铁产量丰富而出名,是山东钢铁600022股吧)生产和深加工基地,铁矿石产量曾居华东之首,第二产业占比曾一度高达67.8%,以高耗能高污染的钢铁产业一家独大。

  现实情况也印证了糖豆们的所想,从上图可以看到,莱芜市在被济南合并的前3年GDP首次出现下降,全省下辖14座城市中,莱芜市GDP占比从2008年的1.49%下降至2016年的1.03%。

  2010年,即三分巢湖的前1年,巢湖GDP615亿,占安徽省比例为4.9%。但是,将其合围的合肥、芜湖和马鞍山三市,GDP分别为2700亿、1080亿和760亿,排名全省第1、2和4位。

  安徽省发改委地区处处长殷君伯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处于合肥、芜湖、马鞍山之间的巢湖,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,这些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塌陷了。

  巢湖虽然没有衰退,但可以预见的是,被三面夹击的巢湖,若不被“分割”,走上莱芜的衰退道路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2017年,济南作为省会城市首位度为9.9%,在全国27个省会城市首位度中排名倒数第一,2010年三分巢湖时,合肥首位度为22.04%,比济南要好很多。

  至此,相信糖豆们已经看出来了,城市间的合并和代管,表面上看是“以大欺小”,实质是在尊重城市和经济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做出的决定,假如没有被合并或接管,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依然会“消失”。

 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西安的首位度已经达34.2%,排名全国第8。如果依此数据对“西安和咸阳进行合并”,西安的首位度均达到惊人的43%。

  很多读者拥护西咸合并的理由中,有一条很重要,就是说如果没有西咸合并的大预期,地铁一号线三期修不到咸阳。

  对此,我们可以轻易想到:国内首条跨越地级行政区的佛山地铁1号线,直接贯通广州佛山两市,却没有依靠行政区的强制合并,而是两市产业分工协同发展和尊重客观经济规律引导下的自然结果。

  尽管西咸新区对咸阳GDP有一些影响,但无论是产业基础和调整(二产降三产升)、GDP总量(2195.33亿),全省排名(第4名)和占比(8.5%),都没有差到不合不行的阶段。

  咸阳方面:有领导表示将坚持错位发展、协调联动,城市突出秦元素秦文化,农业打造菜篮子、粮袋子、果盘子,工业打造能化、电子、汽车3个千亿级产业集群。

  西安方面,则以金融棒棒糖刊文《大西安 叩门“先进工业”》为例,其目标是打造“先进制造业强市”,换到传统语境下就是“工业强市”。

  金融棒棒糖认为,彼此竞争才会有成长的动力,城市群发展亦应如此。“广佛模式”采用分工协作也在证实着这一可能,西咸又未尝不可呢?

  再换一个角度说,关中城市群的问题是“城市数量总体不足”,一旦合并应属背道而驰。作为城市观察者,我们赞同接受金融棒棒糖采访的西安石油大学曾昭宁教授的观点:

  西咸一体化应该是经济一体化,而经济发展需要遵循客观规律,如果经济没有水到渠成,利用行政手段强行“拉郎配”难度会更大。

  坦白地说,很多西安人仍有“GDP迷恋”,对冲万亿急不可耐。事实上,没有真实的城市内功,强拉起的GDP其实也会后继乏力。

  例如2017年济南GDP以7202以排名全国第25名,2018年合并莱芜之后,一跃进入全国前20强,以8862亿元的成绩排名第18名,效果立竿见影,但是2019年又下降2个位次至第20名。

  金融棒棒糖认为,在城市合并的宏大命题下,最终目的是让所在城市的民众有获得感,实际上情况如何呢?

  我们选取济南近3年的房价走势,截取时间为2017年6月至2019年9月,可以看到房价在2018年6月至2019年9月出现明显上升,恰好在济南合并莱芜动作前后半年左右,尤其是在递交合并申请前3个月达到顶峰。

  不难推测,西咸若真的合并,无论是概念炒作,或为城镇化率提升,势必会对房价推波助澜,试问一下,这是房价连涨40个月的西安愿意面对的吗?是实施产业升级的咸阳愿意面对的吗?

  首先长沙也是扩权城市。早在1983年,原仅辖长沙县和望城县的长沙市开始扩大范围,纳入了原湘潭地区的浏阳县、益阳地区的宁乡县。彼时此两县均为贫困县。

  清晰可见:长沙以占西安82%的人口,实现了124%的GDP,人均GDP亦达西安的150%。尤其是二产GDP和工业增加值,均把西安远远扔到了身后,足已说明长沙已然具有“工业强市”的模样,也意味着“不断创造就业机会”的优势。

  我们再看图二:长沙的房价收入比仅为6.4,西安为10.6,长沙排名居然几乎是全国大城市最低,一时间被称为“良心房价”。再从价格上说,长沙均价为1.11万元/米,西安为1.54万元/米。此上数据来源于权威媒体《券商中国》。

  2019年7月,湖南省委杜家毫提出(推进产业建设)要“外学华为、内学长沙”。言及长沙时,主要用意是表扬其“抓住产业链建设不放”。事实上,同样不沿海的长沙,在“三智一自主”(智能装备、智能网联汽车、智能终端和自主可控及信息安全)方面已很强大,尤其是人所共知的三一重工600031股吧)、中联重科000157股吧)、山河智能002097股吧)等公司的诞生和壮大,已将长沙推成了“全球工程机械之都”,这些公司的产值都是超千亿的。

  2019年11月,长沙市委胡衡华讲到: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方面,长沙只有两个优势,一是“基础教育发达”,全市每年增长学位几万个;二是房价较低,成为吸引人才的重要砝码。有评价说,这种抵挡“土地财政”的作法,虽然慢,但城市没有被房地产绑架,不但实现了产业兴城,每年流入人口都在20万以上。

  坚持实业与控制房价的长沙,从数十年里得到了回报:以2016年为例,长沙市前5大税收主体合计税收1338亿,其中制造业贡献了半壁江山,以767亿元的成绩是税收界的绝对霸主!土地出让金呢?同年长沙为178亿元,仅为当年制造业税收的四分之一。

  我们想,无论西安咸阳最终是个什么状态,与空泛的GDP相比,与无聊的面子相比,这种幸福感才是“把城市做大”的目的吧?

  2019年GDP排名全国第11位的南京就“刻意放弃”这一模式,其市委明确表达:“南京不能简单地、单纯地以地域面积扩大谋求总量的首位度,而是要更加注重以新发展理念实践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首位度。”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Power by DedeCms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