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兰州新闻 >

云南安宁一初二女生失联11天 出走当天被父亲骂

2020-05-06 10:44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昨日下午,安宁市建兴北巷一家商铺门口,谢发洪夫妇坐在那里,神情憔悴。他们希望女儿谢某能突然出现在眼前。谢某是安宁市宝兴学校一名初二学生,她和家人失联已有11天。

  谢发洪夫妇的老家在昭通市巧家县崇溪乡的一个山村,夫妻俩在安宁市龙山矿打工,租房在龙山矿民房里。

  9月12日一早,14岁的谢某背着书包,从安宁市龙山矿乘坐公交车去上学。谢某就读的学校是安宁市宝兴学校,坐落在安宁市区城郊。当天,谢某到学校不久,谢发洪也赶到学校,他是被老师叫来的。

  谢发洪说:“头一天,我女儿逃学了,在办公室里,班主任老师就此事给她讲了很多道理,批评了她,还让我儿女写了保证,保证不再逃课。当时,我对女儿逃学一事非常生气,骂了她几句,还用手指头戳了她几下。接着,老师让我把女儿带回家做思想工作,下周一再去上学。后来,我就领着女儿回家了,当天上午11点多到的家。到下午1时左右,我准备出门割猪草,女儿背着一个包就往外走,当时我以为她去龙山矿那边找她妈妈去,就没太在意,10多分钟后,我越想越不对劲,就先到我妻子那里去看,“当时,我们以为女儿是因为生气,出去玩了,晚上肯定会回来。”谢发洪夫妇说,谁知,他们在家坐等了一宿,都不见女儿回家。第二天,他们开始寻找女儿。

  谢发洪在安宁市龙山矿周围打临工,他的妻子在龙山矿摆了个小地摊,夫妻俩靠微薄的收入维持全家6口人的生计。

  为了寻找女儿,谢发洪不得不中断工作,每天到安宁市宝兴中学周边寻找女儿,还到安宁市大街小巷和小餐馆里打听女儿的踪迹,可女儿始终没有音讯。

  谢发洪寻女一段时间后,迫于生计压力,不得不去打临工。妻子则继续寻找女儿。有时,她拿出女儿的手机,让热心人在手机里翻出女儿的照片,让他们辨认是否见到过女儿。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夫妻俩却一无所获,他们也越发感到不安。谢某失联前,身上只有妈妈给她的生活费和上学的公交车费,一共11元钱。他们担心女儿遇到困难,甚至他们不敢想象女儿可能遇到的不测。这几天,夫妻俩再也无暇顾及工作,每天徘徊于安宁市街头寻找女儿。因无法确定女儿的踪迹,他们到现在也还没有报警。

  “我女儿失去消息,到今天整整10天了。”谢发红的妻子焦急地说,他们没有女儿的任何消息,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去找她。

  谢发洪夫妇说,谢某的学习成绩非常糟糕,很厌学,曾两次提出不想上学。由于两口子吃尽了没有文化的苦,他们没有答应女儿辍学的要求。他们心里常想,无论如何也要让女儿念完初中。

  昨日下午,谢某所在学校的初中二年级一些老师说,谢某原来在安宁市宝兴学校初中二年级7班,这个学期,该班级发生变动,她现在是5班的学生。“谢某经常旷课。”

  在谢发洪的记忆里,前不久,女儿因厌学而离家出走,他想了个办法,很容易地把女儿找了回来。“那次女儿带着手机,我央求一名拉矿石的大货车司机以招小工的名义,跟女儿取得了联系,才知道女儿出走后待在安宁市太平镇里。我立即赶到那里,把她找了回来。”他说,希望找到女儿后,如果女儿愿意继续读书,夫妻俩会让她继续上学。如果女儿不愿意念书,就让她待在家里。

  19日,谢发洪请邻居通过QQ联系女儿,收到的QQ回复大意是说,她在江西,她不愿意回来,让家人不要找她,也不要报警。对此,谢发洪半信半疑:女儿没有身份证,身上最多只有11元钱,怎么能去到那么远的地方?

  谢发洪手中的手机是谢某的,她玩手机达到痴迷的地步,前不久,这部手机被妈妈没收。而这部手机保存的QQ聊天内容,是她出走前跟一名男网友的简短聊天,聊天内容、称谓有失学生身份。

  昨日下午,记者多次尝试通过QQ与谢某和这名男网友联系,但始终未能联系上对方。之后,记者根据谢某曾留给学校的联系电线次,每次电线次都是一名女子接听的电话,对方听到谢某的名字后,称“打错了”,并挂断了电线次打通后,一名男子接听了电话,对方继续否认是谢某,还说不认识谢某,跟谢某没有关系,说了这些后挂断电话。随后,记者两次发去短信,询问谢某的安危、是否愿意给她的父母报个平安,对方没有回复。(都市时报 杨旭 实习生 金涛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Power by DedeCms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