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地方实时 >

福建警方公布审讯视频!“蛇蝎美人”现男友现

2019-12-05 23:54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12月3日,刑侦局向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并厦门市公安局发来贺电,祝贺厦门警方在“云剑行动”中成功抓获潜逃23年,涉及三地、7条人命的

  12月2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劳荣枝被捕时手表店老板刘轩(化名)。刘轩表示,与劳荣枝是在思明区真爱唱吧(酒吧)认识,“和她是男女朋友关系,(让其照看手表店)没有签合同,没有雇佣关系。”

  当天上午,记者再次探访东百蔡塘广场时注意到,手表柜台暂时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。刘轩则表示“店铺还在正常运行中。”谈到劳荣枝的案件,刘轩表示:“不关我的事”,之后挂掉了电话。

  2016年藏身厦门期间,她曾在酒吧兼职。一位酒吧前同事称,劳荣枝从不提自己的过去,有不少追求者,现任男友就是其中之一,她怕姐妹误入歧途,“跟我们说要有属于自己的工作,不要靠男人”,还曾说这辈子不可能结婚生小孩。

  厦门某酒吧店员小辉(化名)回忆说,她似乎只用自己手机,很敏感被别人的手机拍摄。“有一次,雪莉(注:劳荣枝在酒吧用的花名)来得早,冲我笑了笑。我顺手拿起手机,想给她拍一张。没想到她立即转过身,给了我一个后脑勺,速度太快,穿着高跟鞋还踉跄了一下。”

  2019年12月2日,在劳荣枝被抓的第5天,劳荣枝的二哥向记者表示,他为妹妹走上犯罪之路感到“可惜”,“法律会审她。”

  据劳的二哥介绍,12月1日,南昌市公安局民警来其家里拍摄了几段视频,“我妹妹跟说,想看看家里情况。”1999年,劳荣枝案发潜逃,其母亲特别震惊,那段时间天天哭,“头发一下白了”。

  在小学和初中,劳荣枝的学习成绩都不错。1989年,她考入九江师范学校,成为幼师专业的一名中专生。在比她低一届的学妹陈艳(化名)印象里,劳荣枝长相漂亮,身高一米六多,同学之间的交往比较保守,班主任是那时全校最严的班主任。

  “她那时教小学的语文。”劳荣枝当年的同事李明记得,那时学校大约有20名教师,他和劳荣枝等人共用一个大办公室。在他印象里,劳荣枝穿着较时尚;那时她工资不高,每月300元左右,只上班了一年左右,就停薪留职,离开了学校,“她可能觉得当老师工资太低了。”

  离开学校一年左右,20岁的劳荣枝认识了30岁的当地男子法子英。据法子英后来向警方交代,大约1994年,他在其朋友的结婚宴会上与劳荣枝相识,“当时她不知道我有家庭了”。

  据同事了解,当年劳荣枝的父母反对她与法子英交往,但无济于事。1996年,法子英那一年与人打了架,便带上劳荣枝到外地逃避,离开了九江。

  案发20多年,劳荣枝从没和家人联系过。劳荣枝的父亲过世多年,母亲租住在职工住宅区一层简陋的红砖屋,常到外面捡废品卖。

  法子英生于1964年10月1日,江西九江人,在家排行老七,上面有三个哥哥和三个姐姐,因此得一外号“法老七”。据法子英供述,其6个哥哥姐姐均在当地事业单位任职。不过,自他出事直至判刑枪决,法家任何一人都未曾出面。

  这或许与他充满劣迹的成长轨迹有关。仅上了三年小学后,法子英便辍学了,15岁那年,他因抢劫流氓被3年,出来后很快又因抢劫、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,后来改判为8年。

  1999年7月29日,法子英在接受警方讯问时首次开口供述,称自己就是“吃绑架这碗饭的”,称其不是以杀人而到达目的,只是为了搞钱,“赚钱就要不择手段,杀人只是为了灭口。”

  冷酷无情的法子英在看守所内很少跟律师说案情,也从不提起家人,但每次会见都会问起劳荣枝,甚至在一审判决后等待死刑复核期间得知劳荣枝已逃脱,他露出了“发自内心的微笑”。

  法子英的在案口供中,对于劳荣枝是否参与劫杀的供述出现过反复。起初,在接受警方讯问时,法子英曾供述劳荣枝跟他一起实施绑架,法子英又曾改口称,与他一起杀人的不是劳荣枝,自己与她在1997年就已分手。

  在一审开庭时,法子英更是7次为劳荣枝开脱,称她未参与,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干的,但这些说法均被公诉方提供的包括证人证言在内的证据逐一推翻了。

  案卷资料显示,劳荣枝跟随法子英亡命天涯的轨迹遍布南昌、温州、黄岩(今台州)、南京、广州、澳门、北京、杭州、合肥等地,他们在每一处的停留都只有十来天。

  作案得手后,法子英一般会将之前的手表金饰等找典当行卖掉,换来的钱用于二人消费和挥霍。曾有媒体报道,法子英自称在当时每月花销就在万金之数。

  法子英曾在供述中称,为了找准抢劫的对象,一般会让劳荣枝,观察后回家告诉他。在合肥案中,遇害的殷建华正是因为在歌舞厅中出手阔绰,同时拿出“好几包中华烟”,因此被锁定为目标。

  律师俞晞向记者透露,法子英的表现欲非常强,每次会见都能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,而且对自己犯下的罪毫无悔改之意。在俞晞印象中,法子英唯独提到在南昌一家三口灭门案中,杀害了一名3岁幼童时曾流露出一丝愧疚,说了一句“那是在作孽”。

  当年12月28日,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法子英在肥西被公开处决。一位曾在执行现场围观的前媒体人告诉记者,她永远忘不了法子英在被枪毙前抬头向人群望的一眼,“眼神特别恐怖。”

  临刑前,俞晞曾和法子英有过一下午的长谈。法子英当时说,知道自己快死了,心里有好多话要说,俞晞问他是否要上诉,法子英却说:“不,对我这种人,在作案现场被一枪击毙就是最好的归宿。”

  俞晞称,在这次最后的会面中,法子英还交代了其犯下的其他案件,因为证据链不完整,即仅有法子英一人供述,且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手段等种种原因,最终判决未予以认定,“劳荣枝落网后,也许会有新的悬案被发现”。

  1999年7月23日,法子英落网。“法子英落网后,他最后悔的就是留下了殷建华妻子的活口。”俞晞说。

  “我如果12点不回来,就是被抓了,你就给我报仇,把他杀掉”。根据法子英的这段询问笔录推断,殷建华或系劳荣枝亲自动手所杀。

  法子英的5次询问笔录显示,每一起案件中,劳荣枝在参与策划、色诱、囚禁、抢劫的同时,还有直接杀害合肥被害人殷建华的嫌疑。

  ▲1999年11月18日,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法子英作出的刑事判决书,数罪并罚判处死刑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

相关阅读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Power by DedeCms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